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城镇资讯-全面了解城市动态

数十少年大盗横行滇南城镇

时间:2024-07-02 19:25来源: 作者:admin 点击: 11 次
数十少年大盗横行滇南城镇,

  8岁的阿文在云南省蒙自县公安局的院子里走来走去,他一会儿爬上民警办公室里的沙发,一会儿又跑到走廊上,偶尔还会拿起民警办公室里的警棍,神气地指着被抓来的犯罪嫌疑人说:“你们要老实交待,不老实我就要收拾你们!”

  其实阿文也是一名犯罪嫌疑人,他因为偷窃被警方抓获。但无论警方怎么询问,这个8岁的孩子只说自己叫阿文,红河县人,父母名字、家在哪里,什么都说不清。

  由于年龄太小,又无法查实家庭住址,民警们只有将阿文和其他5名参与盗窃但年龄尚小的孩子送到汽车站,买了到红河县的车票,将几个孩子交给驾驶员,委托他把孩子们送回红河。民警还给每个孩子发了零用钱,叮嘱他们到了县城后各自回家。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3天后,民警在巡查中看到,阿文又出现在蒙自县城街头。

  今年以来,云南蒙自县警方发现,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比例迅速上升。蒙自县公安局1月至9月抓获的犯罪嫌疑人中,未成年人的比例占32.28%,而去年同期只有19.19%。仅8月20日至9月10日20天内,该局破获的多起案件里,除两起为成年人作案外,其余的都是未成年人。这批青少年一年来在滇南蒙自县、红河县、建水县、开远市、个旧市等城镇作案70多起。

  数十外出打工的同乡青少年作案近百起

  2007年下半年以来,位于云南南部的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蒙自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发现,该县城区内不断发生入室盗窃案件,尽管警方加大了打击力度,但盗窃案件仍有增无减。

  2008年7月11日,警方在巡查中看到6名正走进一家饭店的青年,其中一人正是警方要找的人。警方迅速将6人带回公安局。经审查,其中3人承认曾参与入室盗窃。根据犯罪嫌疑人提供的线索,当晚,警方在不同的旅馆、出租房内抓获了12人。与此同时,蒙自县警方与建水县警方又联合在建水县抓获了24名准备到一个有纠纷的矿山打群架的青年,经审查,这24人中大部分人都曾参与过入室盗窃。

  这些犯罪嫌疑人供述的盗窃案件超过百起,警方可认定的案件有70多起,涉及的多是在城区商铺、居民住宅区、办公室等入室盗窃。盗窃物品有香烟、电脑、现金、电动车、保险柜甚至汽车,初步审查的涉案金额近50万元。

  这些案件引起了蒙自县公安局的高度重视,该局立即从各派出所抽调多名干警,成立了近50人的专案组对这些案件进行审查。

  令警方吃惊的是,在抓获的40名犯罪嫌疑人中,最大的25岁,最小只有8岁。阿文就是其中之一。

  阿文的“工作”,是跟着“哥哥”们,在他们撬开门缝和窗子而无法钻进去时,由身躯小的他钻进去,把东西偷出来。当他被警方抓获时,已经跟着“哥哥”们出来混了几个月,学会了抽烟、喝酒,有时还会“逗逗小姑娘”。

  而另一点让警方吃惊的是,这些犯罪嫌疑人中,大部分都是红河县乐育乡乐育村委会、尼美村委会的人。

  乐育乡距红河县城20多公里,虽地处山区,但四周林木葱郁,清泉环绕,土地肥沃,这里民风淳朴,人们夜不闭户,多年来是县里的治安先进地区。据红河县公安局提供的信息:“红河县当地乐育乡人作案的比例很小。”

  显然,这批青少年犯罪嫌疑人的原则是“不偷当地偷外地”。

  对此,乐育村村支书李忠学深感震惊,“我觉得害羞。”他说:“一段时间以来,我给村民们送去的信,大多是外面公安局寄来的,是给被逮捕人、被拘留人家属的通知书。”

  接到通知书的家庭都非常吃惊,他们根本不知道外出打工的子女,干的竟是偷盗的事。

  据这些年少的犯罪嫌疑人交待,他们跟着亲友出来打工,由于年龄小,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或者又吃不了干体力活的苦,生活无着落,在同乡的诱惑下走上扒窃之路。他们中许多人都是在没有威逼的情况下自愿加入到偷窃团伙中,有的人甚至不知道这是犯罪,回乡后还向村里的孩子炫耀他们在外的“辉煌”,并由此诱惑更多的少年与他们为伍。

  15岁的“金牌打手”

  当王新(化名)终于被检察院批捕并向法院提起公诉后,人们长嘘了一口气。

  这个以打架最狠著称的15岁少年,在蒙自县新安所镇被称为“金牌打手”。

  小学三四年级时,因结交了不好的朋友,王新学会了抽烟、打游戏、逃学,最后发展到吸毒。

  为获取毒资,王新用暴力向镇上的孩子收取“保护费”。镇上17岁以下的孩子几乎都遭遇过他的勒索,最多的一次,王新收了100多元。王新有几个“弟兄”,但都是在他的武力下跟随他的,“不服从就要被他打”。对于镇上所有人的惧怕,王新感到很舒心,“很享受大家怕我的感觉”。

  2007年9月4日晚,王新在镇上一间游戏室内与人发生争吵,他出门找了一根钢管来报仇,回来没找着对方,便将对方的弟弟打成重伤。蒙自县公安局将王新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向蒙自县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但一个星期后,县检察院认为“无逮捕必要”,作出不逮捕决定。当天,警方将王新释放。

  同年12月31日晚,他与朋友在歌厅喝酒唱歌,因与其中一个朋友言语不合,当即暴怒,抓起桌上的啤酒瓶向他的头部砸去。至今受害者颅内还有血肿。

  就在蒙自县公安局准备就这起故意伤害案向县检察院提请逮捕王新时,王新又犯下了一起令人发指的重案。

  2008年3月11日,王新和3个辍学的朋友在网吧收“保护费”,他们看上了一个素不相识的13岁男孩明明(化名),用刀逼着明明掏了8元,之后,又在众目睽睽之下把明明拖到网吧外面一处沙堆前,叫明明自己挖坑将头钻进去。沙堆下的明明被这些少年暴打之后,又被拖到厕所里。王新在厕所里找到一支针管,将一管污水推进明明右臂肘窝处的血管内,然后又连续几次将血抽出又推进去。之后,王新把这些血推到一只装满水的杯子里,逼着明明把血水喝进去。意犹未尽的他们用蜡烛烧化了两支针管,朝明明的双手手背、耳朵和脸颊烫去。最后,他们把明明带出厕所,在放明明走之前,王新还用他的刀背狠狠敲了明明的头。

  备受摧残的明明事后很久都处于恐惧之中,总是耷拉着头,眼睛不敢看人,双手扶在膝盖上不停地颤抖。如今休学在家的他,不肯迈出大门一步,每次上厕所都要带着一根木棍。

  被拘留在看守所里的王新脾气依旧火暴,同屋的在押成年人被他打了个遍,看守所不得不将他关在禁闭室里。

  8少年持火药枪、长刀犯下强奸、杀人、抢劫等12起重案

  8月12日下午两点多,蒙自县文澜路一户人家,突然闯进了6名少年,他们拿着火药枪和长刀,将家中老奶奶、保姆身上的钱、手机、项链等抢走后,又将两人绑到3楼,继续翻箱倒柜。下午6时多,男主人张先生和两名朋友回家,抢劫少年立即上前,用刀、枪对着他们,抢了他们身上的铂金项链、黄金项链、黄金手镯及3800元现金。

  等少年们离去后,张先生向警方报案。蒙自警方迅速成立专案组,展开侦破工作。第二天,5名犯罪嫌疑人在蒙自一酒店游泳池内被抓获。另一名参与作案的犯罪嫌疑人李北(化名)在逃。专案组向云南省公安厅申请,将李北列为A级通缉犯。8月20日下午,李北在蒙自县一网吧内被抓获。

  令警方愕然的是,经审讯,这群十五六岁的少年供述,除他们外,还有另外两名少年,共8人,在不到半年时间内,在红河州个旧市、开远市、蒙自县、红河县等地犯下了抢劫、杀人、强奸、盗窃等12起重案。

  据犯罪嫌疑人交待,今年6月30日晚,他们从蒙自县租了一辆车到开远市,晚上11时多,他们在开远盯上了一辆车,抢走了车主3.1万元现金后,持刀将车主及其女友劫持到了蒙自县新安所镇万亩石榴园内。他们把两人的眼睛蒙起来,男的被关在行李箱,女的被押在后排座位上。其中一名少年突生歹意,把女子拉到附近的包谷地里,实施强奸。之后,又将女子拉到车内,强迫女子为其口交。之后,少年将两人拉到了几十公里外的个旧市老阴山山顶,深夜将两人丢在山顶上跑了。

  7月30日晚,他们中的4人在从开远往蒙自方向的公路上劫持了开着中华轿车的四川籍人牟先生,他们把牟先生装进行李箱,牟大声叫喊,被一少年用刀猛砍了一下大腿。车行至石榴园区景观塔附近的一条土路上后停下了,4名少年将牟叫下来,将其杀害。之后,他们把尸体拉到五里冲水库边的山坡上埋了。随后,4名少年将牟先生的车开到蒙自城区新村南路的一家停车场后离去。

  当晚,牟先生的朋友在和他通电话过程中,电话突然断了,在找了好多地方都联系不上后,他的朋友通知了他的妻子,牟先生的妻子第二天到开远市公安局报警。这个带着一个儿子和一个收养的女儿的妇女提出要凶手索赔,但警方的调查令她心寒:这群十五六岁的少年,家境贫困,除1人外,其余7人都是父母离异,在没有家庭温暖的情况下,他们共同走上了犯罪道路。

  “以后如果能出来,还要跟着他们混”

  在看守所里,记者委托蒙自县公安局的干警,与8名犯下12起重案少年犯罪嫌疑人中的两人进行了对话。

  16岁的张雄(化名)是8人中的主犯,参与了多起重案,他的身上纹着两条龙,从左臂、胸膛一直到后背。张雄认为这两条龙“很好看”。

  据张雄说,父母离婚后,他和爸爸生活在一起,爸爸原来开出租车,现在没什么事做。张雄原是一所职高的学生,读了一年后因和老师吵架、打架,就没再读书。在家里张雄也常常和爸爸吵架,“我一点也不想回家。”张雄说。

  “你以前被抓过一次,为什么还要抢人、杀人?”干警问张雄。

  张雄回答说:“以前被抓时还不满14岁,后来欠了别人的钱要还。”

  “你知道你会被判什么刑?”干警又问张雄。

  垂着头的张雄声音低沉地说:“被关起来之后,我看了一些法律书才知道,我可能被判无期徒刑。我想好好表现,争取立功后早日回家。”

  在15岁的李北(化名)眼里,张雄是个“好人”。

  “他拿钱给我们,请我们吃,请我们住宾馆,有人来打我们,他就带着人来帮我们。他不好的地方,可能就是领着我们抢人了。”李北对干警说。

  李北是红河县人,父母离异后,妈妈带着妹妹到上海打工去了。爸爸病死后,李北一直和外婆住在一起。认为“读书不好玩,不自由,根本不想回家”的李北,在蒙自县认识张雄后,就再也不回家了。

  与干警对话时,李北显得很轻松,当干警问李北:“你有没有想过后果”时,李北竟笑着说:“以前没想过,现在想过了。”

  干警问他:“你们抢人、杀人的时候害怕吗?”李北得意地说:“从来没害怕过。只想着抓到就抓到吧,枪毙、坐牢、无期徒刑都行,反正做都做了。”

  “你以后怎么办?”干警问他。

  “以后如果能出来,还要跟着他们混。”李北说。

  这些对话令干警们心寒。

  在蒙自县公安局,干警们对屡教不改又无法批捕的少年犯罪嫌疑人深感无奈。

  “他们都因未成年而抓了放,放了抓,不抓不行,抓了判不了,或者是判得很轻,结果案件越来越多,犯罪情节越来越恶劣。”从警20多年的副局长平光明说。

  “像王新屡次犯案却没有受到检察院批捕,不批捕就等于少年的犯罪得到放纵。如果王新首次作案就被逮捕,那么,他至少不会发展到吸毒,更不会发展到胁迫他人参与犯罪。”另一位干警说。

  此外,还有干警指出,羁押场所的严重受限,使与成年犯罪嫌疑人羁押在一起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受到教唆,出来时,作案机率反而越来越大,手段也越来越残忍。

  干警们发现,当大批作案者被抓后的一周内,蒙自警方没有接到一起盗窃案报案,而过去每天都接到多起盗窃案报警电话。但当一些不到处理年龄的少年作案人员被放走后,警方接到的报警电话又多了起来。

  根据蒙自县警方的调查,在抓获的少年犯罪嫌疑人中,家庭问题和辍学问题对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影响最明显。有资料显示,国内目前的最新调查发现,父母离异家庭的未成年人犯罪率是健全家庭的4.2倍。

责编:张仁和

(责任编辑:)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 注册时间:2024-07-16 23:07 最后登录:2024-07-16 23:07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